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浪漫爱情
耽美同人
轻小说

谜样的女人,谜一样的女人

时间:2015-09-13 来源:原创 编辑:忘年恋 阅读:
  楔子 紫藤下的女人
 
  一个高大又英俊的男人,他背着竹篮,目光不断的在山中逡巡着,不知为何,最近家运非常不好,父亲接连的被贬官,让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得不为了生活到山中采山蔘去换钱。
 
  明朝腐败,宦官当道,他们这些游牧民族在朝为官的,没有贿赂宦官是绝混不下去的。
 
  他的爷爷和父亲、叔伯们,瞧不起媚上的宦官,所以拒绝讨好与送礼,因为太监不是男人,却暗示他的长辈献上美女,把一个女人送给不是男人的太监当玩物,这是缺德!
 
  父执辈们,硬生生拒绝,却没想到被宦官陷害,爷爷被杀而父亲贬官。
 
  家里经济相当的困难,没办法之下,只好在白山黑水中找寻换钱的植物了。
 
  唉。
 
  少年英俊的五官皱起来了,他边找边叹气。
 
  最近都找不到山蔘,唉,他漫无目的的走着,发现不远处有很多漂亮的紫藤花,他很讶异这里有这么漂亮的花树,于是,他惊叹的走过去,伸出手去摸那一长串如蝴蝶般的花。
 
  正当他失神的看着这些紫藤时,有一个女人,是一个美丽又拥有白皙肌肤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那个女人的身体用着一块白色的布包裹着身体,就在这时,那女人朝他跑了过来。
 
  少年傻了,那女人是个大美人,比叶赫部落的女人还要美,那女人肌肤相当的白,可是她的脸色非常的紧张,可他没看到有人追她。
 
  一个女人全身湿漉漉,身体用白色大毛巾包裹着,她为了闪避敌人的攻击,她躲避的翻滚在地上,可很奇怪,她不是在家吗?
 
  她闻到花香,然后发现自己在紫藤花下,她先是一愣,怎么是草原啊?
 
  草原有紫藤?
 
  这不是台湾的饭店吗?
 
  她看到一个少年,非常的高大、英挺,他穿着平凡可是难掩身上的不凡气质,她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少年。
 
  现在是要问路吗?
 
  问那个小帅哥,有点像日本艺人橘庆太耶,可是这一个少年五官很深邃,眉宇间不太像拥有大和魂的人,倒有点英雄气质。
 
  她最爱帅哥了!
 
  虽然小了点,呵呵。
 
  让跳针的姊姊问路吧,嘿嘿嘿,本来想优雅的过去,可是,突然看到凭空出现的敌人,她愣了一下,就开始往少年方向跑。
 
  碰!
 
  枪声开始响起,她不解那少年为什么不怕枪声?可是她没时间追究,所以她拉着他跑。
 
  少年被一个谜样的女人拉着跑,来不及思索这么美的女人为什么被追,更无暇去想那些人从哪冒出来的,他就是乖乖的跟着女人跑。
 
  两人跑到瀑布里的山洞躲藏。
 
  女人戒备的听着那些敌人的声音从近到远,她谨慎的等到那些脚步声听不见后,她才松了口气的靠着山壁滑坐下来。
 
  少年看了松了一口气的美人好奇的问,“他们为什么追你?”
 
  她松了口气,用手当梳子杷了杷湿答答的头发回答他,“......因为......我是大美女,他们得不到我,所以只好毁了我!”她开玩笑的说,可是很注意有没有脚步声。
 
  少年信以为真,他也紧张起来的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安全!”
 
  她一愣,这小鬼也太老实了吧,哈哈,可是她不想浇他冷水,“好啊,不过......你是原住民啊?”话说这里是哪啊?有瀑布的地方......在台湾只有十分瀑布?呃...,她地理不好,不过她明明在圆山饭店,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原住民?他听不太懂,歪着头认真的问,“什么是原住民?”
 
  “就是原本就居住在此的居民......吧。”她回答得很心虚,老实说......台湾人...不,地球人都听得懂原住民,为什么这小鬼要问啊?
 
  少年笑了,“我是,对了,我叫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哦,在台湾只有原住民名字才会这么长,她笑了笑,“喔,那你哪个族啊?”
 
  “我?”他一愣,哪一个族?问的是哪一个部落吗?他看着用着无心机的语气回答,“爱新觉罗氏。”
 
  “爱新觉罗?喔,我是在哪听过啊?”奇怪,爱新觉罗这四个字很耳熟。
 
  少年骄傲的告诉她,“就是建州左卫都指挥使,我们是旁系。”
 
  “我知道陈建州是黑人,指挥使?你家是交通部的喔?唉呀,我跟你说,我的e Tag还没装,唉。”最近太忙了......。
 
  “啊?什么交通部?”少年听不懂得看着她。
 
  “就......算了,这里是哪啊?”她是梦游是不是?这是哪?
 
  “黑龙江。”
 
  “啊?”黑龙江?不会吧,她在台湾耶。
 
  女人的惊恐表情活像见到鬼。
 
  少年搔搔头,“你迷路了吗?”她的表情好像找不到回家的路。
 
  “......对啊,我都快跟政府申请防走失手链了,黑龙江?我的天啊,我不用搭飞机也可以来喔,还是翻滚耶,那我回台湾要出一本书,叫做翻滚吧,黑龙江,等等,你刚刚说你叫什么?”黑龙江?努尔哈赤?
 
  少年认真的再说一遍,“努尔哈赤!”
 
  “那个......皇太极是你的谁?”感觉皇太极跟他很熟。
 
  “不认识!”少年摇摇头。
 
  “康熙呢?”
 
  “不认识!”
 
  “雍正呢?”
 
  “那谁啊?”
 
  “血滴子,一个人头十两那个。”整个和少年聊起来了。
 
  努尔哈赤脸上有着疑惑,她说的是谁啊?“不知道!”
 
  女子继续问,“那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他脸红了不敢看她。
 
  女子不解他干嘛,可是好一阵子她才发现自己事业线露出来了,她笑了,“很多女人靠这里发达,你就外行了!”哈,这家伙太可爱了吧。
 
  “发达?女人的胸部不是用来喂奶的吗?”努尔哈赤很认真的说。
 
  女人摆摆手,“你很老派耶,算了,喔,我叫倾澄,倾国倾城的倾,或者是倾家荡产的倾,澄,就是澄子的澄,或者是黄金黄澄澄的澄。”
 
  “你是汉人啊?”他惊讶的说。
 
  “我是台湾人!”
 
  “港湾人?”
 
  “台湾、台湾!!!”
 
  “大湾?”
 
  “台客的台!!!”
 
  “抬起来的抬?”
 
  “台北的台!!!”这家伙耳朵是......。
 
  “那是哪?”努尔哈赤没听懂的问。
 
  “就你黑龙江下面的深圳,然后地图深圳的右边。”她很认真的比划解释。
 
  努尔哈赤疑惑加深,整个很认真且具有促膝长谈架势说,“黑龙江下面啊......深圳在哪?”
 
  “就台湾隔壁。”她比了比。
 
  “所以你是少数民族?”努尔哈赤下了结论。
 
  “你才少数民族!”倾澄瞪了他,被少数民族说少数民族......。
 
  “台湾我没听过啊!”
 
  “我还想说你黑龙江没有龙咧!”这家伙是怎样?
 
  努尔哈赤笑了,可下一瞬他就变脸了,因为倾澄的身体变透明了,他下意识要去抓,可是却穿透她,“倾澄!!”
 
  她本人也一愣,这怎样?变透明人?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快找牛魔王跟你一起看上帝!”
 
  “啊?你属牛?”
 
  “你才属牛!!!”说完这句,倾澄就消失了。
 
  努尔哈赤一愣,“倾澄?”
 
  她是紫藤精吗?对了,紫藤!!!
  •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浪漫爱情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