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浪漫爱情
耽美同人
轻小说

孟婆汤

时间:2015-06-27 来源:原创 编辑:懵懵懂懂 阅读:

3386333.com   第一碗、辛辣

3386333.com   熬汤熬的好,银子拿到老。

3386333.com   “喝汤?”

  “…………”模糊的人影呆看着端着一碗汤站在桥边的男子,有些困惑。“这是孟婆汤?”

  站在桥头的男子听了这问句也没恼,笑眯眯的假装东张西望,然后回头还是笑眯眯的一句:“喝汤。”

  “你……难道是孟婆?”模糊的人影疑惑的接过了汤,这汤清彻若水,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好香啊好香,让人忍不住就想赶快一口干尽……

  “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多点?”男子笑眯眯的又从永远不会干涸的汤锅里勺了一匙汤水,嘿嘿一笑往人影手里的碗又浇了一瓢。

3386333.com   “这么好,还能续杯……杯……?杯?”人影西哩呼噜的灌了下去,但喝完最后一口之后,手里的汤碗砸了,人傻傻的张着嘴巴,然后迷迷糊糊跟着前面已经喝完汤的鬼影们离开了奈何桥。

3386333.com   “没人告诉他规矩吗?”桥旁,一名目睹全程的小鬼转头问向另一个小鬼。

  “没啊、一个一个讲咱们哪那么多人手?早在路口那里就立了牌子……”

  “那这人怎么还傻不隆冬的问了?”

  被问的小鬼翻了翻手上的册子,欸了一声。“是个近视眼,一千多度呢。”

  问话的小鬼噢了一声,碎念着可怜啊可怜,然后两只小鬼继续忙去了。

3386333.com   奈何桥畔的风景其实不差,两排弱柳摇曳生姿,不知源头,没有归处,好似天下就被这条忘川给切成了两半,永远和不起来。

  他在这里煮汤、熬汤、端汤,有时还要灌汤,已经过了好久。

  地府没有时间,有的是无限的轮回,而他的工作,就是在每个人进入下一辈子之前,端一碗忘掉一切的汤给他们。

  前辈子的爱、恨、情、仇,在喝了这碗汤之后,就干干净净的像他们喝下去的汤水,什么也不剩,去人间好好消遥个几十年后,再回来喝他熬的一碗汤。

  日子惬意。

3386333.com   熬汤的男人已经忘记自己叫做什么了,他空白且宽广的记忆世界里留下的东西不多,他只记得、他曾经也喝过这碗汤。

  但他喝的汤有些不同。

  原本守在桥头的是一名大概三、四十岁,风韵犹存的女人。他当初走到奈何桥畔时,也疑惑了一下。

  孟婆,或许叫孟娘比较好听且贴切。

  那个孟娘对他笑了笑,却不像他前一个喝了汤五官面目就稀薄几分的人,孟娘不急着给他端汤,只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3386333.com   “你怕不怕,这碗汤不够你忘掉你想忘的?”孟娘问道。

  而他心惊。“怎么可能?”孟婆汤,地府投胎轮回前都要喝的,喝了能让你忘掉一切,重新做个人。

  孟娘清清淡淡的晃着手里的汤碗,低头看着清澈的汤水笑道:“如果你的执念太深,那就忘不了、这碗汤对你是不够的……不够……你可能会记着他,带到下一辈子,他也能找到你,因为你没忘掉他……”

3386333.com   孟娘嘴里说着错乱的话,可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孟娘说的每个字都扎在自己心口上。

  “那怎么办?”他茫然的问道。

  孟娘一笑,拉住了他的手:“走,我教你熬汤。”

  后来熬汤的男人才知道,唯有自己亲手熬的汤,才能拔掉自己心头的那根刺。

3386333.com   汤熬成的时候,他没有犹豫。

  “你喝了之后,就不能轮回,要代替我在这里熬汤。”孟娘微眯的一双美目中彷佛承载着千年的情分。

  孟娘给她自己熬的汤,让她忘了一切,却独独记着自己曾有一段情。但情的对象、情的回忆,全都不剩,只剩下那段情美好的感触。

3386333.com   “轮回也没什么好的。”熬汤的男人笑笑,喝了下去。

  他给自己熬了汤,一个忘掉所有、忘掉一切,只记得他还是他的汤。他忘了名字、忘了家人、忘了上一辈子所有的事情,只保留自己的魂魄、自己的意识。

  但因为他忘了其他东西,所以日后他回想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他给自己熬了这种汤。

3386333.com   孟娘离开了,留下熬汤的男人,站在奈何桥畔。

  地下一年,人间十年,这句话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时间对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重新活过来的他,只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站在这个桥畔,将一碗一碗的汤水送到人们手里。

3386333.com   有时候,有些人不愿意喝汤。

  “把他嘴给老子掐开。”然后熬汤的男子会这么说,接着指使路过的小鬼放下手上的公文来帮忙。

  小鬼们不敢怠慢,因为前阵子有个小鬼吃完晚餐后隔天醒来变成了傻子,大家还记忆犹新那小鬼说昨天晚上的汤特香,好像桥头那汤锅里头似的。

  熬汤的男人认为要过桥的人就是得喝汤,但有的时候,真有几个用小伎俩躲过的,只要踏过了奈何桥,他也不拦。

  就像阎王不会过问他今天又看谁不爽多给了他几瓢汤一样。

  英明的判官说,这一切都是命。所以熬汤的男子还是很放心的,继续在桥头搅拌他清香四溢的孟婆汤。

  虽然他不是孟婆,即使他知道原来端孟婆汤的人不一定是孟婆,但这是老字号了,也就没闹着要改。

3386333.com   只是小鬼们在路口竖了块牌子,警告路过的鬼魂别多嘴问为什么孟婆是个男的,他们前阵子送太多傻子去人间了。

  熬汤的男子没有名字,他也不给自己取,不像孟娘,至少孟娘忘了一切倒还自己取了个名字。

  为什么不取呢?

  熬汤的男子有时候空闲时会自己一个人坐在忘川旁的柳提上想着,他觉得一方面是不必要,二方面是、“他”不想要有名字。

  他就是他,他可以忘了一切,但不能忘记自己是怎么样的人、怎么样的性子,他的性子他的脑子告诉他自己——不需要名字。

3386333.com   小鬼们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孟爷”,被汤气薰的迷迷糊糊时赶紧改口叫“孟少”,熬汤的男子觉得动听多了,看着自己映在忘川河面上那张年轻的脸。

  孟少觉得自己的工作很不错。

  他是有感情的,有个在桥头站着陪他聊了十几年的男人终于等到他要等的人,两个人小聚了会儿,然后一起从他手上接过汤,喝下。

  孟少偷偷只将汤碗浇了八分,看着两人喝完汤后茫然却依旧牵着的手,孟少笑着目送他们的背影离开。

  这世间最美的,果真是情吗?

3386333.com   孟少不是很明白,他想到自己当初给自己熬汤这件事情,就更不明白了。

  他当初下地府,走到奈何桥时,没有要等的人,也没有等他的人。

  “孟少,有些事情,是你忘了之后才能够重新开始的。”一只新的桥上鬼眼巴巴的看着他手上的汤碗,却又硬是别过头不去闻汤的香气。

3386333.com   “为什么你不说,我当初是为了彻底断了念头才自己去熬汤的?”孟少皱眉,不小心多浇了一瓢在手里的汤碗里,他也没在意,递了出去。

  “直觉吧。”那个新鬼笑着说道,拍拍身上的袍子。

  新鬼很幸运,他要等的人来的很快,或许是太快了点。

3386333.com   孟少看着新鬼站在桥头,瞪着那个太快来的人的身影,一箭步冲上去先是一巴掌,然后又把那人发狠搂进怀里,嘴里难听好听的话都说了一轮。

3386333.com   真美。孟少心想。

3386333.com   新鬼在拿到他眼巴巴一直想喝的汤碗时,笑着举起了碗敲敲孟少手上的银汤杓:

  “敬无怨无悔吧。”他说。

  新鬼走了,走的潇洒,他不要孟少放水,他说他可以凭自己的力量。

3386333.com   孟少站在桥头,一直想着,新鬼说的那四个字、无怨无悔。

  他一直咀嚼的这四个字,好像这四个字是全天下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一直想着,一直想着,手里又递出了一碗又一碗的汤。

  直到那个男人。

  男人拍掉了他的汤,将他扯入了怀里,掐的生疼。

  “放开。”孟少皱眉。

3386333.com   “……不放、不放…………”那男人全身惊的震了一下,死命的巴着孟少,直到孟少发火瞪来两个小鬼把人拖走。

  然后那男人在桥畔站了好久。每天每天都用幽怨的眼神盯的孟少发毛。“为什么不认我?”他问。

  “下了地府,前辈子的事情就干干净净了、你喝不喝汤?”孟少冷淡的答道,递了碗汤过去,汤碗又被摔了。

3386333.com   孟少愤恨的想强制掐开那男人的嘴把手上这整桶汤都倒进去,包准男人轮回九十九世都得做白痴。

  但他没有,因为男人没有站在桥上。

  没踏上桥的,谁也不能强拉他上去,可以催、但不能动手,听说是地府的鬼权运动。

3386333.com   去他妈的鬼权运动。

3386333.com   “孟少,那男人说他认识你。”又一只痴情鬼坐在柳堤旁陪孟少聊天。那个孟少极度感冒的男人远远站在另一头,一双锐利的眼还是直盯着孟少不放。

  “这地府每只鬼都认识我,不差他那只。”孟少又皱眉,洒了一大瓢汤水在地上。

3386333.com   “孟少,你不好奇啊?”

3386333.com   “好奇啥?”

  “好奇你上辈子啊?”

3386333.com   孟少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忘都忘了,就是为了不要记起来,现在去听做什么?”

  痴情鬼笑笑,也幽幽的叹了口气。“我以为我已经很惨了……”

3386333.com   痴情鬼确实很惨。他等的那个人走到桥上时,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迅速接过孟少手里的汤碗一口干尽,走的乾干脆脆。

  孟少有些佩服。

  “孟少,我走了。”痴情鬼起身,摸了摸地府的阴柳。

3386333.com   “为什么刚刚不拦住他?”孟少问道。

  痴情鬼摆摆手,欸了一声。“他愿意喝下这碗汤,忘掉过去,那么我下辈子还有机会找到他的,不是吗?”

3386333.com   “还以为你这唠叨鬼会抱怨他狠,走这么干脆。”孟少不禁亏道。

3386333.com   那痴情鬼听了,眼里竟然闪过一抹戏谑,边喝汤、边细声的笑道:“孟少,他一点也不狠,狠的是不肯走的你……”

3386333.com   痴情鬼留下这句话,放下汤碗后就走了,汤碗喝的一干二净。

  孟少愣住,站在桥畔,听着方才的指控。

3386333.com   远远,那个不肯走的男人,还一直望着这里,一直。

  (待续)

  •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耽美同人
    推荐耽美同人
    随机推荐耽美同人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