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浪漫爱情
耽美同人
轻小说

远近 (上)

时间:2015-06-14 来源:原创 编辑:忘年恋 阅读:

  杜晋是这个大院儿的老大,杜晋的鞋底有着一只张翅欲飞的老鹰。

  如果谁不服气的话,他就把脚抬起来,你看,这不是老鹰是什么,你活得不耐烦了?

3386333.com   他皱起浓眉毛,用介于少年与成年的变声期所特有的声音吼着,既不尖利,也不浑厚,就像一只用钝的刻刀,固执又无济于事地在钢板上雕刻。

  当然我看清楚了,那只是一只鸽子罢了,只不过他用自己的威严将那只鸽子的翅膀整整放大了几十倍。

3386333.com   老宿舍的大门是绿色油漆的,一排饱经风雨的铁柱子,已经稀稀落落现出老态,爆出红色的锈斑。大门的中间还嵌着一只用来走自行车的小门。平时是合在大门上的。

3386333.com   我们都喜欢一只脚和一只手臂攀在大门上,另一半攀在小门上,然后腰背使力,合页一样将张开的小门努力合上。这时候大门也会借着这样的力量一步一步滑动。从弧线一端到另外一端,然后再回来。再过去,再回来。缺油的门轴吱呀吱呀地乱叫。

3386333.com   那个年纪我从来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无聊的,弄地整个手掌都是铁锈的腥味儿也乐此不疲。

  杜晋是不屑于这种运动的,他总是憎恶一成不变的事物。尽管夏天的时候,他整下午整下午地站在院子中间呼唤我们一起跳房子。他将沙包抛地老远,然后坐在地上,用手在粉笔圈出的“大天”内摸索。以至于那个时侯我们的手上都密布着细小又粗糙的划痕。

  杜晋从来都不担心暑假作业,他说反正那些暑假生活也会被老师拿去卖废纸,那么写的话只是浪费笔油而已。

3386333.com   到傍晚的时候,我们都像离开家的小雀儿一样,被一只只唤了回去。

3386333.com   我家那时候住在大门旁边的门卫房里。我蹲在地上,拿着烂白菜叶子喂我的兔子,遥远又低矮的天边,潜伏着大片厚重的云朵。

  只有杜晋一个人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依然在房格子里拼杀。那种孤傲又困顿的动作,和他瘦胳膊上的伤痕,都使他像个英雄,又像个刚被释放的俘虏。

3386333.com   院子里的弱智儿童大猩猩,把右胳膊像车轮一样地挥舞起来,自己喊着“驾,驾”的口令,也回家去了。

  在星期二例行停电的傍晚,杜晋就会带领着一个院子的大小孩们出去活动。他走在前面,旁边跟着我们,我们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秘密游行。有的时候碰到其他大院儿的伙伴们,他就在前面骄傲地昂起头,摆出母鸡护雏的姿态。现在想来大概是太惺惺作态了,但是当时除了崇拜还是崇拜。而我又是怎样崇拜上那样一个人呢?

  有时候我们能碰到他的朋友,很痞子气地跟他打招呼,“啊,你啊。”

  “久仰久仰,改天见。”他赶忙冲着我们挤挤眼睛。

  我们走到招着手的毛主席像前面,一个挨着一个地坐下来。这时候蚊子都从小树林里飞了出来,还有路灯底下细细的蜜虫,都盘旋在我们的周围,跳起来,降落。

  杜晋说我们来讲鬼故事吧。于是他就讲起来,用他变声期的嗓子,故作神秘。

  那些故事我大都在书上或者三姨夫的口中听过,所以并不着迷,也不觉得恐惧。我只是觉得那些男孩子都太容易大惊小怪了,而且围在一起讲故事应该是女人和孩子喜欢的。

  但是杜晋喜欢我坐在他身边,好像还很期待我的附和。于是我总是甘心地应答他。这些都是从一个下午开始的。

3386333.com   那次我和他们一起爬墙,再顺着墙沿跑到小屋顶子上揪槐花。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大胆的冒险,结果比较差强人意,我根本不知道怎样下来,我将脚垂在小屋的房檐上,一边荡来荡去一边哭。

  那些下去的男孩们都无辜地仰视着,有的还摆出嘲笑的神情。

3386333.com   只有杜晋,在下面大声地叫我,喂,你跳下来吧。

  我不知道怎样相信他,但是我若不下去一定会在晚饭时遭一顿好骂。

  还是狠心跳了下去。他的肩膀和手臂都硌地我生疼。他的胸膛也像纸一样又脆又薄。我要将他扑倒了。

  不过他仰视我的目光更令我恐惧,那里面有着惶恐,和怀疑。

  在他救过我的几天后,他将我叫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我的鞋,借给你穿。”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穿他的鞋,他的脚比我的大。我本来也不喜欢那只老鹰的,或者说,那本来是就是一只鸽子装扮的而已。

  “我不要。”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我是可以忤逆他的人之一。

  他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失望的神情,这时候的他和过于意气风发的时候的他,是一样的,都有着小孩子的味道。

  他考试失败的时候都很少这样的失望,他甚至还告诉过我他的考试卷子都藏在哪里。

3386333.com   你看这个,他把自己的袖子高高撸起来,那里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老鹰展翅飞翔。青黑色的线条和尖利的嘴,以及血红色的眼睛。

  “这个怎么样?”看我点点头,他继续说,我不像你,“我是考不上高中的。”他有些恹恹。然后又无所谓地吹起口哨。

  当然,他也经历过真正的围炉时光。

  他的鼻子和嘴角都流着血,脸颊也是青紫的,鞋也丢了一只。不过他还是没有倒下,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看着对方的首领亲自喊了一声“老大,您随意,不够的话我们帮您……”,他才心满意足地扯着袖口,抹一下早就凝固的血沫子。

  我看着他直直朝我走过来,最后停在我面前,扯起旁边的书包,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方便面袋子来。然后塞进我怀里。

3386333.com   我打开袋子,里面是很多很多只蜗牛,挤在一起取暖。它们都将自己缩在甲壳里。

3386333.com   我拎着它们回家,结果妈妈将袋子搁在窗台上。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那些蜗牛都伸出触角,四散奔逃。它们跑光之后,只留下那个人用着悲伤一样的眼睛,看着我。

  第二天早晨,蜗牛们果真都从方便面袋子里爬了出来,顺着玻璃逃亡。从里面向外看的话,都是它们柔软的肉足。

  第二年秋天的某一个午后,杜晋约我们一起去他家。

  我们一直以为他的家无比神秘,所以大家都跃跃欲试。他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妈妈。和一个总是苦恼的父亲。这是我们从大人的口中所能收集到的微薄信息。

  可惜他家里没有人,一切都很安静,也算的上干净,甚至于荒芜。

3386333.com   他给我们一人一只杯子,倒好了白开水,里面还像模像样地浮着几片茶叶。我的那一杯估计是底儿,所以悬着一些细碎的黑渣子。他背着大家将我那杯拿走,换上了自己的。

3386333.com   再后来他拿出一台录音机,黑色,两边戴着黑蒙蒙的喇叭。他又翻出一盘磁带塞进那台机器里。按下play键。没有反应。

  他有些疑惑地摁了一下,又一下,他在一群兄弟的面前局促了。

  “没有插插头。”我淡淡说。

3386333.com   他向来故作严肃的脸红透了,然后低低骂了一声。

  喧闹的舞曲开始使小小房间里的少年骚动起来,他说这是野人花园,要多high有多high。大家都被这样的用词蛊惑了,所以都认真地侧耳倾听。继而眉飞色舞。

  然后杜晋大声地喊,“吴远,你来一下!”我想他大概记起了我刚才的放肆。但还是乖乖跟着他进了旁边的屋子。小胖儿递给我一个同情的眼神。

  他关上门,音乐声淡了很多。接着他拿出了音乐课的竖笛,还有音乐书。

  “我们马上要期中考,你帮我听听。”接着他二话不说,就吹了起来。

  我开始打量他的房间转移注意力,意外地,这里也出人意料地整洁,泛黄的墙面上粘贴着批量生产的嚣张球星和绿茵场。

3386333.com   “怎么样?”原来他已经吹完了一曲。可惜我只听到了一些一边走一边跑的音调。

  “还好……”他那双不屑的眼睛里终于燃起了一些兴奋。

3386333.com   接着,他打开棕色写字台的抽屉,抽了很大一沓纸出来。都是素描画。我从来也没有想过粗线条的他竟然还会跟所谓的艺术沾上一点边,尽管线条过于稚拙,但是已经很漂亮了。

  我养过的鸭子,我养过的虎皮鹦鹉,我养过的猫,我养过的金丝熊,还有我养过的兔子。

3386333.com   “可以给我吗?”我很开心。

  “当然。”他洋洋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

3386333.com   “喂,你怎么还不出来……”推门进来的是我们的“大嫂”蒋欢,她有着很明丽的眉眼和细细的腰,还有让我们所有的兄弟好奇的正在发育的胸部。

  “……出去。”他似乎动怒了,明明刚才还好好的。也许是被人窥探到了秘密而害羞吧。

3386333.com   “你有对象没?”他故作好奇地问我。

3386333.com   “有。”我绝对不能输了气势,况且隔壁班的班花也跟我被大家捕风捉影了很久。

3386333.com   他轻轻“嗯”了一声。

  “但是没有嫂子漂亮。”我打着哈哈。

3386333.com   直到后来,我才觉得,那样的晦涩问答,也许隐藏着什么心事。

3386333.com   十月一的时候,他组织了一场秋游,大家一起去钻地道。

  我们鱼贯从狭窄的路口下去,一个接着一个,排成一队。用手掌触摸疙里疙瘩的石壁,一直弯着腰的姿势使人出奇难受。所以时不时有人停顿下来,歇口气。

3386333.com   我的前面是大部队,后面只跟着老大和蒋欢。

  突然有人从后面将我拖住,我跟不上大部队,回过头,原来是杜晋。想来是走累了,拖我歇一歇。

3386333.com   “蒋欢呢?”我问他。

  “不知道,他一向无所谓地回答我。然后坐在地上。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确实很有老大的派头,只是眉宇之间还是青涩。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来,还有打火机。

3386333.com   我皱了皱眉头。我讨厌别人抽烟,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一个烟鬼,我的外衣上常常带着烟味。

  他没看见一样,照常点火,将烟放到嘴边,然后吐出烟雾。

3386333.com   “你多大了?”

  “十四。”我回答。

  “你真是男的?”他顿了一下,接着问。

  “如假包换。”我有些生气,这些东西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突然,他欺上来,将满是烟味儿的嘴凑到我的嘴唇上。

3386333.com   还将手探到我的裤子中间。

3386333.com   “操,你真是男的。”他很不满意地将烟压到嘴边,吸了一大口。“那我还稀罕个屁。”

3386333.com   当然,从那一天起,我就主动失宠了。作为对他的回报,我将那天地道里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其实每次想起来的时候,牙缝里都是辛辣的烟味,使我不能停止咳嗽,越咳约难受的时候,就去一遍遍刷牙。

3386333.com   形同陌路的意义我还是明白的,有的时候甚至故意躲避他的眼神。如果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到的除了对于朋友之外还有什么的话。这些东西都难以置信并且使人惶恐,并且应该被隐晦。

3386333.com   它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在那里。一举一动都会带着它疼痛。

3386333.com   他的妈妈过世了。大概是意外事故,一个头脑有问题的人没有考虑到还有煤气中毒这回事。

  唯一庆幸的是他和他的爸爸被救回来,他们都躺在白色的病床上。

  我们去看他的时候,他穿着病号服,比平时温顺了许多。

3386333.com   “吴远,你等一下。”他捡起床上的一件外套,搭着我的肩,拽着我到走廊尽头。

  “烟。”

  “没有。”

3386333.com   “我知道你有。”

3386333.com   我从衣兜里掏出扁扁的软包装,烟草的味道立刻压住了消毒水味儿。最后一只。

  他抽了一口,然后递给我,就着他的手,我也吸了一口。还是那样辛辣的味道。

  我早就忘了我们说了些什么,无非你过得好吗我过得不错你呢我也很好之类云云。

  烟几乎烧到他的手指,他将烟头从走廊的窗户里扔出去,我探头去看,就剩下冬天光秃秃的树干。

  突然被抱住了,他的力气十分大,身上的烟草气和我身上的混为一体。这种味道熏得我觉得有些委屈。

3386333.com   “你味道有点儿变。”他在我耳边轻轻说,“兄弟。”

  我努力想挣开他,他却将我死锁在他的臂膀里,然后一下子松开,低低骂了一声。

  “再见。”他说完,就披着那件衣服回去了,“这天,真TM冷。”

  杜晋高中毕业那年,我开始高中的第一年。

3386333.com   他没有实力考上任何一所大学,所以他还是带着他臂膀上那只老鹰过活。

3386333.com   那年冬天的时候,我家决定搬走。

3386333.com   搬家的前一天,他站在我家门口。

  在那之后的某个下午,他站在我家的窗户外面叫我。我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但是我怕自己会难以回答。我想他没准会说对不起。但是我不想让他说对不起。所以我坐在暖气旁边,仔细地算我的数学题,一遍又一遍地验算。他停止了叫我,开始站到大门上玩那个幼稚的蚌壳开合游戏。冰冷的门轴依旧在鸣叫,还有门锁撞击栏杆的声音。一会儿,没有声音了,我向外张望时,看到他看着自己没有带着手套的手,大概早就没有知觉了吧。

3386333.com   有一天我们一起在楼后的走道里生火烤土豆,他第一个捡起来递给我,虽然烫到了他的手指。

  “你总该说点儿什么吧。”我在寒风里跺着脚。

  “没什么好说的。”他大冬天的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风衣,领口竖地高高。

3386333.com   “MD,你有意思叫我出来。”

3386333.com   “一路顺风。”杜晋突然低下头,慢慢说。接着,他懊恼地踹了一脚旁边的树,树枝上的积雪扑啦啦地掉下来。

  “混蛋。”我搓着自己的脸,天灰下来,又有下雪的预兆。

3386333.com   “还有,送给你的。”

  他将一个凉凉的东西塞进我的手里。然后回过身,很潇洒地用背影对我招招手。

  天光之下,他的右耳上,闪过一道光弧。

  摊开手,我的手心里,是一只绿色的十字架耳钉。

  眼泪流下来的话,肯定很快就结冰了吧。

  于是我闭上了眼睛。

3386333.com   在一片黑暗里,他的背影,那么遥远,又那么近切与温暖。使我迷惑。

  •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经典散文
    随机推荐经典散文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