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志
原创美文
经典美文
情感美文
美文随笔
网络日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经典诗歌
赞美诗歌
诗歌鉴赏
微小说
经典微小说
伤感微小说
爱情微小说
感人微小说
浪漫爱情
耽美同人
轻小说

挚爱

时间:2015-07-13 来源:原创 编辑:如果没有你 阅读:

  封跪坐在灵堂上,本清澈的一双眼,肿的睁不开,我不知……我真的不猜疑到……她将那株茉莉交给我时说要去长途旅行,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啊……

3386333.com   她把狗儿送去NONO那里养,对NONO说要出远门……

  她把银行账号和密码都给了我,说什么要是不小心走了就告之她父母,我却只当是玩笑的话……

  她的一干好友,穿着素衣,哽咽着说起她此前简直是吩咐身后事的种种,韶扬听在耳里,竟然是一点痛都感觉不到。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头止不住的发昏,悄悄站起来往外面走,她父母都受不住打击,木然的坐在大厅里,他绕过,往楼上去。楼上本该没有人,可她生前住的房间里分明有灯火。

3386333.com   是男人的低泣,他小心走过去,男人捧着一帧照片,早哭得不能自己,“你竟然一直念着我……念着我为何不说啊……”

  男人察觉了韶扬,回过头,凄凄然一笑,“她从没有表明过什么,现在却让我明白,要我悔恨一辈子……现在想起从前,简直是上辈子的事情。”

3386333.com   韶扬低头看清照片上的人,是这男子和她的合照,还是在年少时,两个少年轻轻笑着捧一只奖杯。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张照片,她却留了这么久……”

  “你同她哥哥很像……”

3386333.com   “所以她喜欢我……”

  “她不是真的喜欢你……”

3386333.com   “你看……”那相框被拆开了,照片的背后是还新的笔迹,写着送君茉莉请君莫离,“她是念着我的,她不说出口我却也不去说明白,让她伤心了这么多年……”

3386333.com   “忘了她吧,你已经结了婚了,她从不想去破坏你们什么……”

3386333.com   “你忘得了吗?所以我也忘不了,婚是离定了……原来被骗了这么久……”

  韶扬深叹了一口气,那男子的太太才是真伤了她心的那一个,原来骗来的人终究是留不住了……现在,他们终于要反目了,她会满意吧……

  他抬眼看她床头柜上,错错落落摆了不少陈年旧照,没有他,也没颜君和德君……

  丧事终于办完,照遗书上说的,将骨灰洒在了拙政园。韶扬没有再多留,机票定的也是当日晚上,同阿影道了别,就往机场去了,飞机也没有晚点,飞回伦敦,混混噩噩,也不知道是回到伦敦的第几天,房东太太说有一封中国来的信。

  那不是一封加急了的什么航空信,或许是走了船运,或许是寄信的那个人并不急着收信人拆开这封信。

3386333.com   然,韶扬看见那信上字迹却无法不心急火燎的拆开,甚至来不急找拆信刀,抖着手就撕开了信壳……

3386333.com   伦敦可否天晴?你可一切安好?走得匆忙,来不急见你一面,也罢,我也一日不如一日,最后一次见你时,尚还算明媚,就记着我最后那一面吧。

  近来日日做梦,都是儿时往事,乡下老宅相邻的窗台,去学画画时小河边飞起的杨花,观前街上的灌汤包,这些统统都与你有关,忆起,我与你识于微时,葛葛缠缠,二十几年光景真是过的飞快。

  少时,颜君离我们而去,对我们真是劫难,如果没有那样的事,我们现在又是哪般?但,没有假如,这是你教我的。

3386333.com   我,你,颜君德君,阿影还有哥哥,真真青梅竹马,这最后却是这样。颜君走得那么早,我把责任都怪疚给你,不能原谅我年少不懂事,这些年你从不怒与我,但我却在当时就清楚明了,只是想着你若内疚,今后会否多宠我一些。深害了你这么多年,这孽障我下了阿鼻总会还的。

3386333.com   阿影和德君终于还是分开了。我的哥哥,虽是远得不知亲在哪里的亲戚,但都是我最亲最亲的哥哥,你待我似父兄,会教导我,他却是一点都不限制的溺宠我,想起那时我脸面受伤,半张脸都贴着纱布,去私立学校等他下课,被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欺负,他跳出来护住我说我的妹妹才最好看你们都是丑八怪。我这文文雅雅的好哥哥原来还有那样的时候。可,这样好的哥哥也离我而去。你们都瞒着我不说,可我却知道了,哥哥在两年前哮喘复发,在布里斯班的医院不治身亡。

3386333.com   说来你也不相信的,是我梦见的,那一晚我睡着,突然就喘不过气,迷迷茫茫看见哥哥静静躺在那里,他跟我说对不起。我打电话去澳洲,阿影骗我说哥哥去上课了。后来偶尔发邮件来,带着的哥哥照片其实都是之前的旧像。你们都不知,哥哥常常寄明信片给我,最后一张上他写最近烧烤时被尖叉划伤了脸恐怕以后要留疤了。可你们寄来的照片上还是哥哥那张完好无瑕的绝世容颜,而明信片再也没有一张。

  我是真的有点吃不消了,你们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些年前,晨觉那小身体也坠楼而去,我没有去葬礼,以为看不见就不会太打击,可这么多年还是忘却不了。她才三岁,我准备了给她的无数的好,却什么都没赶上。

  再活下去,或许对我是太残忍了一点,整日整日也只有浓浓的悲伤将我笼罩。封说,你的项链里夹着我的照片,我不好再拖累你的,忘记我,过的快乐一点。

  不再写下去了,再想就要想到上辈子去了。

  秦,不论如何,谢谢你让我这样自私的喜欢了你。

  星幼。

  她说她梦见了兄长逝去,他怎么能不相信呢,他在她死去那时间里,被噩梦纠缠,他看见她在洁白的猫脚浴缸里放满热水,穿着一身雪色的裙衫,她的长发在水里像幽灵的水草般摇晃,她割开自己手腕上的经脉,用的正是多少年前他赠她的拆信刀……甚至能闻到满屋的血腥,那刺目的红染上了她的衣衫要将她也吞没……他连夜赶回国,真的是她自杀的噩耗。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恐怖的事……”他低语,一股腥甜袭上喉,急急去捂却将手心一并染红。

  想起少时的她,嘻嘻笑笑的问,你说那人明明是中了剑为什么都要吐血啊?

  那是……那是因为心上受了重伤啊,星幼……

  韶扬瘫软在楼梯口,扯出颈间项链,那是个很老式的坠子,轻轻按一边的突起,方型的坠子就会打开,坠子里是她多少年都不见的笑颜。

  旧年夏时,清风撩发,灿灿星瞳,尽他天下。

  •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最新评论
    最近热门爱情散文
    随机推荐爱情散文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 {随机关键字}_{随机关键字}-{实时热点}